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开会了 (原创) 开会系列之一 连队开的“冒烟”的会  

2006-12-14 16:12:58|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队开的“冒烟”的会

说起开会可以说是个最常听到的事,也是最常做的事,又是最熟悉不过的事。在中国,开会这个工具,下从社会最基层的街道农村,上到最高层的全国代表大会都在用。回想工作三十多年里参加的各种会议,不妨选出一些有意思的会事说给大家听听。

                                                        

 

                                                 连队开的“冒烟”的会

下乡到农场,比在城里上学时开得会要多多了。天天早晨上班都有“天天读”,一个班组三五个人在一起学一段毛主席的语录,也算是一个小会了,后来时间久了天天读也就不怎么坚持了。大一点的会要数是每周一都要开的连务会了,目的就是讲评上周的情况,部署本周的工作任务,与部队的习惯差不多,然而在气氛和纪律上差距可就大了。我在的车队满打满算也就四十号人,没有专门的会议室,连部稍大一点,勉强可以坐下,连长指导员觉得人多太挤,于是后勤、做饭、烧水,打扫院子、打更的都免于开会,这样三十来人坐着也就松快一些了。起初听会觉得还有点意思,听起来也比较认真,听了几个月就感到没意思了。开会总是那个老套子,先学习读读报纸传达传达文件,然后就是连长讲,连长讲完了指导员讲,不开还不行,只得耐着性子听,要不就找个借口上厕所,一出去就不回来了。特别在运输的淡季,赶上雨雪雨雪天气,连长指导员就会借机开个长会,说不准开上一两天,学的内容总是现成的。再就是搞个什么运动要开的会就更多了,那时候,会开不开是政治问题,开好开坏,开长开短是个水平问题,反正上边有要求,干一不干二,这会就开呗。

开会最难耐的就是犯困,开着会睡着了打呼噜的现象可是屡见不鲜,有时呼噜打得“好听”一点的,主持人会停下来大家放松一下,这时坐在睡着的人前后左右的就开始制造恶作剧,有用墨汁给往脸上画道的,有往脸上贴纸条的,有用条帚子捅鼻子眼耳朵眼的,还有用旱烟沫往鼻子里抹的,把睡觉的人弄得直打喷嚏,大家哈哈一笑,精神了,接着再开会。后来为了防止犯困就多抽烟,我们连很多知青的烟可以说就是在开会的时候学的。从老职工给一根烟试着吸,到自己买烟回敬老职工,你我互敬,你来我往一根接着一根的吸,开一次会抽半盒甚至一盒烟都是常有的事。知青要面子,买烟档次不能太低,连自己抽带敬别人的烟数量大,花钱就多,一来二去知青可就顶不住了。老职工就不一样了,他开始给知青烟有一种关心和诱导的成份,他可是不广泛的发,等到知青发烟了,他舍不得抽留着,他抽旱烟,抽那些几毛钱一盒的《葡萄》、《蝶花》、《握手》,就是送上几根也不伤肋骨。知青后来大多也学着抽起了旱烟,开会有成盒的香烟也不往外拿,就问老职工要烟叶,学着卷,但抽是抽可别忘了夸两句人家的烟叶好就成了,呼悠好了,下次再要也就有了借口,老职工高兴还会痛快地给你。

说到卷旱烟,我是跟师傅学的,也算是师傅逼着学的。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抽烟,但卷烟可非常在行。我师傅烟卷得可以真溜,记得刚上车学徒,师傅总是自己卷烟抽,一边开车一边就把旱烟卷出来了,动作娴熟准确,我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叫好。师傅开车的时候想抽烟了从来就不用停车,先从口袋里掏出装烟叶的金属烟盒,卷烟纸和火柴等等涉烟用具,选一段较长的直路,两个胳膊肘架在方向盘的空里,正好可以控制方向,左手持卷烟纸右手拿烟叶盒,从容的将烟叶倒在卷纸上,跟着右手食指在烟叶上轻轻一捋,接着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没有烟叶的纸头轻轻一捻,一支小喇叭烟就卷成了,随手撕掉捻的纸头,叼在嘴上,随后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从火柴合里取出一根火柴用母指和食指掐住,顺手把火柴盒放在臀腿部压住露出有磷面的盒边,随即掐着火柴的右手从大腿边划过,迅速擦着火柴点燃卷烟,右臂正好划了一个优美的半圆,几个动作连接流畅一气呵成,做得是干净利落,看得我是口服心服。后来,师傅说徒弟哪有不给师傅敬烟的,你不抽烟总得给卷烟吧,于是,我有空就给师傅卷旱烟,放在汽车的手扣里,什么时候师傅要吸烟,马上就可以递过去,这不,我就学会了卷旱烟。

话归正传,还是说开会。这开会抽烟发展到较高阶段,那是老职工的充分表演,到了会场先问连长开多长时间的会,然后准备报纸和烟叶,按会议的长短卷一个大喇叭烟,从会议开始就点火抽烟,一气抽到散会。连队的调度不仅烟抽得甚而且还非常仔细,他每次抽烟总是连抽三根,第一根烟头要接在第二根烟上,第三根烟熄了,烟头还是放回到自己的烟盒里。有这么三五个人带动,加上大大小小的喇叭烟和知青的香烟加盟,整个会场烟雾燎绕。不吸烟的真是受不了,只能开窗放烟,不少路过的人都说,你们那个连部远远望去就象屋里着了火。久而久之成了规律,家属小孩或是到连队办事的人,只要看见连部冒烟就知道你在开会,办事的就先等着,找人的也自然就有了目标,一找一个准。

 

 

               2006715日写给下乡37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