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刺绣鞋垫 (原创)  

2006-05-21 15:16:49|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我就见过母亲从山东老家带回来的绣花鞋垫,鞋垫总是父亲和姐姐用了。可我总觉得,这么好看的鞋垫垫在鞋子里,踩在脚底下谁也看不见,岂不是可惜了吗?

16岁那年,我和姐姐一道卷进了上山下乡的洪流之中,记得出发前的那天晚上,母亲含着泪为我们姐俩收拾行装,悄悄地把两副绣花鞋垫打进了我的背包。从那时起,这两副鞋垫就一直珍藏到现在。在我的心里,这是母亲的一份爱。

那是下乡两年后的一次探亲,母亲问我带去的鞋垫穿坏没有,不行再带几副走。说着从箱子里拿出几副绣花鞋垫,摊在我面前,“喜欢什么花样的,你自己挑吧”。有绣着红双喜的,有绣得是牡丹富贵,还有绣着鸳鸯、喜鹊的。一色都是刺绣,花色鲜艳,底色大都是白色,衬底针脚细密,一看就知道做得很精心。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鞋垫做得如此漂亮,就象艺术品,让人舍不得将它踩在脚底下。我不禁问母亲,这鞋垫是谁做的,为什么要把垫在脚下的东西,做得如此精细,如此漂亮?母亲说:老家有这么个习惯,亲人远行了,在鞋里垫上亲手绣的鞋垫,就象带上了家人的一颗心,走得再远,也不会忘了家乡,忘了家人。这鞋垫大都是女人做了送给男人们的,绣得漂亮一点的,大都是姑娘送给相好的人。鞋垫绣得如何,也是姑娘心灵手巧的一种表现形式。一个村里,谁家姑娘鞋垫绣得好,针线活做得好,那都是姑娘身价的体现。你现在还小,说了你也不明白。听了母亲这番话,我不禁同情起老家的女人们,经济条件不好,表达感情的方式竟如此复杂,又如此平凡。

真正知道这些绣花鞋垫的来历,是我24岁那年,也是回家探亲,母亲郑重地问起了我的婚事。我当时在农场处于进退不定之间,哪还有心思去想恋爱的事。母亲又从箱子里拿出厚厚一打鞋垫,像讲故事似的对我说:做这些鞋垫的是老家一个村的女孩,叫英子,咱两家是离得不远的亲戚,一小她娘就像开玩笑似的把英子许给你了。都什么年代了,这种父母包办的事当然就不算数了,所以我从来不曾给你提过这事。可咱家没当个事,人家英子可往心里去了。英子打小就跟人学着做鞋垫,从会做针线活起,就左一双右一双地做鞋垫,后来,村子里数她做的鞋垫最好,给她提亲的人也真不少,英子谁也不应,对你可是一个心眼。自打我们搬到北京以后,英子是隔上几个月就寄几副鞋垫来。去年,她还跟你三姨到北京一次,她那个心思我也看出来了,人家姑娘比你小两岁,见面婶长婶短的,我总觉得有点对不住她那份热情。如果你能考虑,可以去见她一面,行不行总算有个交待,别让人家总这么一相情愿地耗着。

母亲的话是说了,我只是当成一个故事听了,根本没往心里去,让母亲替我回了。虽然说不往心里去,可从那时起,我在心里多了一档子事,感觉应当与英子有些联系。但是,回到农场干上活,什么都忘到脑后去了,一直也不曾有过什么联系。后来听说,英子高中毕业后在村里小学当了几年民办教师,与人结伴到威海打工,干了两年回到县办企业当工人,后来基本上是没了音信。

事有凑巧,那年出差去烟台,办完了事想借机会去老家看看,打电话从母亲那要了几个亲戚的具体地址,没有多想就搭上长途汽车。老家小村背后靠山,记忆中村边有一个大水库和村里石头砌的房子还没有变,还有小时候常去玩的那条小河,清清的水,黄黄的沙,赤脚踩下去,软软的,还是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三姨陪着我看这看那,说长道短的,很自然就说起了英子。三姨说:人家等你到27岁才找了婆家,现在在县里小工厂当工人,听说男的对她不好,常常打她。前些年还经常走动,自打她出了门子,也不怎么来往了,她的事也是听村里人传的。

几年后,听母亲说,英子出走了,好像是去了东北,找了一个比她大20来岁的男人,待她不错。不知怎的,我觉得英子挺可怜,尽管从未见过面,但她的故事却断断续续地讲到了今天。从一副副没有动过的绣花鞋垫去推断,她一定是位贤慧的女士,我从心里祝福她能够幸福。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英子的事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淡忘了。家里乔迁,妻在收拾东西时又翻出了那双绣花鞋垫,半开玩笑地说,你那个山东妮子是不是还等着你呢。一句玩笑的话又让我掠过一丝心动。

去年,去秦皇岛开会,无意在街头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里看到了种熟悉的鞋垫,只是绣的花色不同了。什么“一路平安、一帆风顺、吉祥如意”等等,都是用透明塑料袋装着,拿过来细细地看看,衬底针角细密,总觉得似曾相识。不禁问店主这鞋垫的厂家和产地,店主说:哪有什么产地厂家,是一个中年妇女送过来代销的,销得还真不错。一般个把星期她就来送个十几副。你如果想多买,就得和她直接谈。这不,再过两天她就该来了。

我是不是去见见这个也许根本不是她的人呢?我怎么去见这个可能是她又从未谋面的人呢?如果真的是她,见面我说什么呢?这些思绪也一直缠绕了我整整两天。第三天下午,我还是早早来到了那家小店,与店主打过招呼之后,坐一下来等着。一直到天黑,她没有来,于是我留下了下榻的宾馆地址和联系电话,请店主转告我的预约。会议结束那天,我又匆匆去了小店,店主告诉我她这两天没有来,过去一向比较准时的,上下差不了一天,肯定是有什么事,不然她会打个招呼的。

后来听三姨说,英子有了消息,她的男人待她一直很好,可是天不作美,她的男人上山干活砸伤了腿,一条腿残了。从那以后,她男人干不了活了,脾气了也变了,天天喝酒,喝多了对英子非打即骂,一双儿女也没大出息,高中没念完就休学给人打工,靠英子一个人伺弄这个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人们常常叹息命运捉弄人,岁月折磨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都有自己的活法,如果要活出你生命的色彩,那么艰难困苦总会与你相伴,仿佛要专门帮你显现出顽强的生命活力,没有艰苦生活经历的人很难会品味生命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1333)|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