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我想对你说(原创)  

2006-05-21 15:25:56|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你在连队当卫员的时候,我总觉得你人还不错,有些小性儿,但是可以容忍。想与你更深层次的接触,可惜我总也没有病,连磕磕碰碰的表皮小伤也都没有过。总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与你长一点时间接触的借口,偏偏就是没有。时隔多年再回首往事的时候我想对你说……..

    七十年代的初期,下乡的风潮对兵团来说已经基本结束了,那时又是兵团最困难的时期。现役军人掌管的农场从单纯的军事备战转向了以种地为主的生产管理,拿枪的手管种地大都是外行,偏偏赶上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加上上边极左路线搞交红心粮,农场到了最困难的时期,也是下乡青年的生活最苦的时期。食堂里清一色的玉米面,白面大米一个月也难见到一回,而老职工靠家里的养殖业和自留地,日子过得比青年要滋润得多了。在艰苦的环境中,哈尔滨、北京的青年最实际,首先想到了结婚,特别是选择本地青年结婚,可以迅速改变生活上的困境。知青之间的选择当然也在悄悄地进行,然而这种选择考虑的时间往往要长得多,考虑的内容也是多方面的,不仅有将来生活方面的支撑能力,也期待知青政策的变化。正是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咱们连队的知青也不例外地进行着某些抉择。

 阿华,你是69年从哈尔滨下乡的,通过某种关系学了两天医,分配到连队当了卫生员。一个连卫生员只有一个,算是技术工种了,卫生员由于地位较高本来就有居高临下之感,加上人要是长得漂亮,眼睛就要看到天上去了。记得你一米七的个头,长瓜脸,面 容白晰,两根大辫子又粗又长,总爱穿着白大褂里面衬着碎花或是小格衬衫,透着青春活力,是连队青年关注的重点对象。有点像歌里唱的小芳。

我知道那时你心里的人是北京青年大李。大李是连队男青年中身体最棒的,一米八的大个,胳膊上的肌肉健子突显,不仅让年轻女士心动,我对他也有些忌妒。我借着跟大李一个宿舍,没少向他请教强身之法,暗地里也没少偷着锻炼,可惜虽然力气有了一点,但还是细胳膊细腿的,一幅文弱书生的样子,实在没有什么魅力,连队里的看得顺眼的女青年,没有一个能够选得上我的,真的有丑小鸭的感觉。所以,尽管我心里有点想法,也只有看热闹的份了。实际上当时我对恋爱也只是瞢瞢懂懂,当然,这热闹也是看的瞢瞢懂懂。记得那次大李受伤,我在医院护理,你赶去探望,听说背后你还偷偷地抹过眼泪,之后你还经常偷偷到医院看望大李。我觉得大李心里根本没这档子事,没有一点温柔的表情,事后也没有什么表示。其实我没少在大李面前说你的好话,多次向大李提起你如何关心他,希望大李认真考虑,不要错过,可惜命中注定你们无缘。

后来听说你与另一女子争一个本地青年,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但最终你退出了,由此还得了一场大病。老职工都知道我和大李关系最好,给我出主意,让我设法剪一些大李的指甲研成粉,就能治好你的病。我一向是成人之美虽然不信,也照着做了,实践证明,这种说法根本就不科学。

我调出连队不久,听说你病好以后,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在银行工作的本地青年,又辗转调到别的农场工作去了。此一去竟然是三十余年音信皆无。我觉得你匆匆而去似乎有些草率,是不是赌气而走不得而知,听说后,我心里曾有过怅然所失之感。但转过神一想,即使给我一次机会,你选中的也不可能是我,何必自作多情呢?

转眼三十年过去了,我约荒友们一起回农场看看,路过你的工作单位,特意去找你。在你家门前见面时,彼此对视了好一会才认出了对方。说实在的,你变了,变得不象以前了,从你显得臃肿的体形和晒黑的脸上,已经很难找到年青时的风采了,完全是农村中年妇女的形象。在农场住的三天里,我们讨论过去,追寻那时想知道的事情,畅快淋漓地说过去隐藏在心中的秘密,畅快淋漓地大碗喝酒,畅快淋漓地品味以往的甘甜和苦涩。听你说起你的老公年轻时曾经打得你痛不欲生,你忍下来了;后来他又赌得负债累累,你也挺过来了;如今他又是嗜酒成性,常常醉得人事不醒叫人抬回家,你又忍下来,下决心严加管束不给机会,虽然他有了转变,但管住也难,只要给他半个小时的空间,尽管他身无分文,也能喝得烂醉而回。百念皆灰,于是你信上了释加牟尼,从帮着寺庙干活到修行持戒,俨然一副俗家弟子的心肠。听着那些“辉煌壮举”,让人唏嘘不已,我真想握住你的手把你带入时光隧道,重新回到那个决定你命运的起点。然而我清楚,你再一次的选择可能仍然不会是我,因为那时我太不引人注目了,加上我的不善言谈,我最多还只有站在窗外的份。

同情并不会替代命运,每个人的路都有其走过的必然性,我们中间没有圣人先哲,早就预料好了自己的人生。时至今日我想对你说:我一直在关注你,现在我同情你,今后也许还会关心你,但这些又能改变什么呢?我注意到时至今日你还在尽力回避着什么,还在为过去失去的情感赌气,为过去的什么遮遮掩掩,心中的情结仍然解不开,甚至过去一些传说中的风流韵事你也都当真,也要尽量的躲避。我就搞不明白,都是五十多岁的过来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想不开的呢?既然已经选择了信佛,出家人四大皆空,还有什么利害关系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呢?                                                                                          

这几年走北京,大李家我去过几次,大李早就下岗了,爱人也是东北农场下乡的知青,返城后在幼儿园工作,因为年龄大了也提前退下来给年轻人倒地方。没事聊起农场生活的往事,我就特意问过他的初恋情人,大李相当坦然,他知道你对他有意思,但就是不想处,压根就不考虑谈恋爱的事,就惦记着有一天返城回来好照顾老娘,所以这个追那个谈的一概不理。回城以后多少年经人介绍才把现在的夫人请回家,这位夫人过去也不认识,也许因为都是下过乡的才从心理上相互有了一份信任感。

少女怀春在当时的农场着实刮过一阵子风,可是在当时环境艰苦文化生活单调的情况下,男女青年恋爱心理的萌发是很正常的,无可厚非。记得那时流传的一些手抄本,一些暗地里传看的禁书,给了知青多少想象和品味的空间,那种旷世不朽的爱情故事也在悄悄地滋润青年人的心田。还记得十八连的阿敏吧,因为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与自己的恋人产生了矛盾,苦劝无效,她选择了自杀,据说在她的遗体旁有她的日记和一本沙士比亚文集。青年们看了没有不哭的,团里因此专门开展了好一阵子的批判活动,要批资产阶级思想。阿敏不愧是个骨柔肠的刚烈女子,可敬可叹,可悲可惜了。冷静地审视那时的爱情故事,虽然其中有真爱的成份,但也确确实实存在着无奈、依赖和相互扶持的需要,当然,在知青返城后的爱情故事中也照样有着这些因素的存在,只不过环境变了,人们的爱情观变了,人们的选择更慎重了,而当年的错误却并没有因此受到重视,依然在今天的人们中重新发生着,依然在上演着一幕幕新的悲喜闹剧。

阿华,我想对你说,过去的得失对今天已经毫无意义,放手去追求你人生的最后的目标,大千世界没有任何人都可以,没有任何人又都不可以,然而,在你的追求之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因为在冥冥之中还有很多人在关心关注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