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李 大 爷(原创)  

2006-05-31 09:21:25|  分类: 情感重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里的一天,傍晌午头,李大爷搬家的手推车装上了最后一车家具。儿子拎着笤帚从二楼把楼梯口的空屋子走下来。随手把笤帚插到车后木箱的空隙中,然后转到车前,拾起地上的车把要走,刚刚锁好空屋门的李大爷喊住了他。李大爷一步一阶地下了楼,走到车后拔下笤帚,对儿子挥了挥手:“走吧,走吧”。回身又一步一阶地上了楼,到空屋的门口俯下身扫起地来。沙、沙……的声音挺响,想是用上了劲,扫过的地方露出灰白色的水泥地面越来越大。扫过门前、走廊,又一阶一阶地扫下楼来。老人扫得很慢,一边扫,一边像是在想些什么。是呵,他在这住了八个年头,他熟悉这的每一个台阶,每一平方米地面,扫地扬起的浮尘罩住了他瘦小的身影……

李大爷今年79岁了,身体还算好,头发就花白了,清瘦的、气血不大好的脸上常带着笑。额一下花白的胡茬总见长,也总不见短。眼睛里常有些血丝,眼角上的横纹很深、很长,象是刻着他一生不平凡的经历。夏天,人们常见他穿着一件洗得很旧的灰涤卡上衣;冬天没到,他早早就穿上了棉衣。老人总是心平气和的,谁也没见过他生气。

1937年就参加了革命,十余年战火硝烟,二十余年运动的悲欢离合,都过去了,对他这位享受红军待遇、离休多年的老处级干部来说,只是添了一头白发,留下一颗虽然染病,但却自强不息,不停跳动的心。

八年前,也就是这栋楼落成的时候,老人第一次住进了三屋一厨也不过40余平方米的新房。前些年,老伴故去了,大儿子和姑娘也都成了家,老儿子去年结婚,理所当然地留下来照顾老人,占了三间房中的两间大屋。为了儿子,老人自愿搬到小北屋。对于这些,老人都默默地承受着,只是更加沉没少言了。

老人不甘寂寞,在邻居眼里他总是闲不住,人们能看到他的时候,他多是忙着。有时是劈一会木柴,有时候从楼下棚子里端一小簸箕煤块,有时候拎着一小桶垃圾去倒……也许就是从搬到这个楼居住的时候起,打扫楼梯就列入了老人每天的生活计划,一年、两年、三年……整整八个年头,老人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但是左邻右舍见过老人打扫楼梯的人却不多,就连一些喜欢早起锻炼的人,早上下楼的时候楼梯就已经打扫干净了。早上人们多是看到老人回来,有时候拿着一包油条、火烧、包子什么的,算是给儿子捎的早点。

去年五月,组织上安排老人去北戴河疗养。得到消息左邻右舍争着给老人送行。老人非常高兴,颇有些激动地感谢大家。没想到,才过了疗养期的一半,他就因心房纤颤被护送回来,回来一下子就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大约是七月初,他病房的一个病友去逝后,在老人的坚决要求一下,才出了院。从此人们看到的老人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了。

老人还是天天打扫楼梯,只是时间多是在上午了。又过了几个月,老人的身体像似好了起来,上下班的时候,人们经常能看到他在走廊里做些什么。苍白的脸上有些微黄,目光显得失神了。毕竟是古稀之年的人了,能经得住这场大病确实不容易。可是人们看他扫走廊,扫楼梯的时候还是那么认真,那么用力。虽然他打扫的只有13级台阶和不足5平方米的走廊,但老人是用自己的心天天都在为周围的人打扫出一个干干净净的起点,一个通向人生道路的新起点。

事情过去十多年了,这栋楼的居民几乎没有再见到过李大爷,他渐渐地被人淡忘了,可是每当我走过这13级台阶的时候,眼前常常会浮现出李大爷那瘦弱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