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细 雪   (原创)  

2006-06-14 10:16:37|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习惯了北方的雪,我也喜欢北方的雪。今天又是个飘雪的日子,夜幕下,细细碎碎的雪花悄然无声地落下来,秉着一盏柔和的灯光,望着窗外的落雪,陷入了一阵沉思。猛然醒来突然发现我一生中有很多重要回忆竟然与雪有关。

小时候,家住金陵,记得那场夜雪好大。爸妈上夜班,怕我出去玩雪将我反锁在屋里。做完了作业趴在窗台上看雪。看着看着,一股按奈不住的冲动涌上心头,我迫不急待地打开窗户,跳到外面,在雪地里跑着,听着脚下嘎吱嘎吱的声音,一种惬意感油然而生。看着雪地里的一行行脚印,忍不住大声喊着“这条路是我第一个踩出来的”。接下来就开始滚雪球,一会就滚了一大一小两个雪球,堆成一个大大的雪人。这些壮举完成了,一双手冻得红红的,一双鞋湿得透透的,跳窗进屋,赶紧睡觉,接着就是一个甜甜的梦。第二天,少不了挨爸妈一顿训,反正玩过了,快乐过了,倒也不在乎。

六八年冬天上海的那场大雪,是我下乡前看到的最大的一次。雪从早晨开始下,纷纷扬扬,边下边化,越下越大。人们都抢着出来拍雪景。那时比较流行的是放下棉军帽的帽耳朵照雷锋照。精明的上海人非常知道抓紧时间,兴致勃勃,紧紧张张,等忙得差不多了,雪也停了,地上树上房上的雪也都融化得无影无踪,只有人们脸上的那分喜悦,还能证实刚刚过去的那场好雪。

下乡到东北的第一场雪,竟然是十月一日。漫天的大雪有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新奇和喜悦,倒使我对北大荒早来的冬季不寒而栗。记得那天一早,知青们就聚集到连队俱乐部,收听北京国庆二十周年庆祝活动实况转播。听着听着,女青年就有抽泣的,后来哭声越来越大。一名男青年站到台前号召说,大家都到台上来,给毛主席他老人家磕两个头吧。没有疑义,青年们都走到台上纷纷跪下,冲着毛主席的像磕起头来,一个,两个,三个,知青们相互拥着哭成了一团。如今回想起来,那个场景还历历在目。

 

 

 

在农场的岁月里,冬季是最难过的,我的很多“荒友”的青春都献给了冬季,我也多次领教过冰雪的肆虐。然而,雪给人的记忆并不都是苦涩的,也有那份让人难忘的快乐。

七一年的那场大雪一连下了四五天,最后那天傍晚,起风了,风卷着大大的雪片呼啸着吼了大半宿。后半夜风停了,那夜静得出奇,感觉睡得特别香。到了早晨,说是该天亮了,可觉得不象,仔细看看,雪已经没过了前后的窗户。推推门,推不动,招呼起哥们一块向外撞门,门撞开一道人刚刚能侧身过去的缝,上人用铁锹挖雪,挖开自己的门,又帮着别的宿舍挖门,屋里喊,屋外叫,门里门外乐成了一片。房后的雪堆积得更高,一直堆到了房檐下,踩着被冻得结实的雪,轻而易举就上到了房顶。道路全被雪封住了,到处都是一米左右深的积雪,把路、沟、地都连成了一片,放眼望去这个原来熟悉的世界仿佛宽阔了许多。连长觉得没什么大事,决定放假一天,好么,这一天全连的男妇老少热热闹闹地玩了一天。在雪里开路的,堆雪人的,打雪仗的,滑雪爬犁的,当然,还有美美地睡上一整天的。由于雪大,那些天真有不少狐狸跑进院子里,野鸡撞到窗户上的事情发生,连里的司机在路上还抓到两只小黑熊,放在连队的猪圈里养了好长时间。

大雪天最苦的还要数通迅排的哥几个。风雪刮断电话线的事经常发生,线路不通,就要顶着风雪去查线接线,雪大,下了公路自行车根本就骑不动,只能用脚量。那年北京青年林烈就是顶着雪去新建一连查线,好天一个小时的路程,趟着大雪得走三个多点。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找到了断点,他爬上电杆接上电话线已经筋疲力尽,滑下线杆就晕倒在地上半个小时左右才醒过来,身体已经被雪给埋上了。他挣扎着连走带爬地走到了附近的连队。后来他说,多亏了口袋里那块一直没有舍得吃的北京糖,让我有体力回来。从那以后,林烈的口袋里总要留几粒糖,一直到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有改。

还记得那次雪地露营,这种军事科目,清一色的男青年参加,一个排三十来个小伙子,带上几枝枪,下午出发。背着背包在雪野里行军,天快黑时,走到一个背风的小山坡下,草草吃了几口带着的干粮,就按连长的要求和要领,两人一组迅速搞好可容两人躺下的“床位”。我们很小心的挖开厚厚的积雪,把大一点的雪块垒在四周,再用碎雪培实,砌成一圈雪墙,先把一件皮大衣铺下面,接着铺上两床褥子,两人相向而卧,互相搂着对方的脚,盖上两床被子和一件皮大衣,大头棉鞋当枕头,戴着棉帽,将床单的四个角系在四周的灌木枝上档住飘落的雪花。躺下来根本就睡不着,第一次雪地露营的新奇感,全都被寒冷冻得荡然无存了,虽然盖得很厚,还是冻得上牙直打下牙。老连长查铺走到跟前问道是不是睡不着,回答的声音都是颤抖的。老连长笑着说:这比抗美援朝那会强多了,来喝上几口暖和过来就能睡着了。接过来到嘴边才知道是烧酒,喝上两大口,混身暖和了许多,加上走了一下午的路,又累又乏一会就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天也亮了,床单被雪压得盖在了身上,成了厚厚的雪被,没觉得很冷,这么近距离地听着雪声风声,感觉特别的亲切。大家起来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的脚真臭,薰得我一宿都没睡着。老连长在一旁调侃道:还好意思说没睡着,你们一个个臭小子睡得都跟死狗差不多,要不是我给你们站岗,你们还不都叫狼掏了。看着老连长眼眉、胡茬子、帽耳朵上挂着的厚厚的霜花和压根就没有打开的背包,青年们都没话了。

 北方的雪多,在北方住久了往往对雪熟视无睹,直到回城很久了,打开影集想去寻找那段历史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有一张雪景生活的照片。想想那些年在雪天里的难忘故事,只能说那天雪真大,真美,我见过,我经历过,但这些话常常显得那么苍白。

 要说北方的落雪最美还是在山里,记得样板戏里唱的“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巍巍群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这些戏词远没有真实的景色美丽。六九年冬天,我随师傅去山里给部队拉木材,我第一次走进了原始森林。听说边防军要木材,林场的老场长亲自领着我们上山,扛着把大斧子满山遍野地挑选树材,选中的用斧子砍个记号,伐木工再上来把树伐倒拉到下山。听说我是城里下乡的知青,老场长话就多起来。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地告诉我:这是红松,那是白松也叫云杉,山里人管它叫臭松;那是黄花松也叫鱼鳞松,木质坚韧,火车汽车的箱板就是用它做的。还有水曲柳、色木、黄菠萝、老鸦眼、水冬瓜,还有爬蔓的王八骨头,学名嘛就说不上来了……,哈哈哈哈……老场长爽朗的笑声在林子里回响。渴了,老场长带我们到山沟,一片冰湖,老场长在冰面上边看边听,找到一处冰薄的地方,他甩开大斧三五下砸开冰面,哗哗的溪水声立即传了出来。他伏下身去嘴贴着水面,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站起身来,一边抹着嘴上的水,一边笑着对我们说:“来,小伙子,喝上两口,我们山里人管这叫撅尾巴茶,营养好着那,什么人参,灵芝都在这水里泡着,喝了这水会长生不老的”。照着老场长的样子,我双手捧起溪水细细品着,一种甜丝丝的感觉从口里一直传到了心里。下雪了,山风大起来,你能真切地感觉到风沙沙的穿过身边的树,飘向远处,又汇入了风的洪流,催起阵阵的林涛,在山谷中回响共鸣,尤如千军万马奔腾咆啸,气势磅礴,不由人身心都随之震憾,而正是这风动雪舞给山林带来了十分的灵气。雪很快就把山、林、路全都染成了白色,树枝草叶被雪压低了许多,雪中的山林银装素裹,象似美丽的童话世界,不由人惊叹,不由人赞叹,那林涛雪景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让我感慨不已。

 与这美丽的童话世界一起印在我心里的,还有老场长讲的松鼠的故事。老场长说,红松只有我们这小兴安岭才有,红松的树种是松树中籽粒最大的,也是最好吃的。松子通常三年一小收,五年一大收,到了冬天,林场都要组织职工爬树打塔(松果)。红松的树高一般都在三四十米,没有胆量、没有体力、没有技巧是干不了的,有的体力不支上去下不来,受伤送命的也有。要说打松果最厉害的说是松鼠了,山里人要是发现哪棵树上有松鼠在“作业”,立即就到树下去捡松塔。但是,捡是捡,总要留下四、五个,并且要迅速躲藏起来,不能让松鼠发现。一会树上没动静了,松鼠下来看看,觉得地上的松塔太少,还会上树再摘了扔下来。就这样它扔你捡,能捡上一麻袋,最后等松鼠没劲了,下来看看地上的松塔尽管不多,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如果第一次你把树下的松塔都捡光了,就会引起松鼠的怀疑,它会迅速逃走,你要想借松鼠之力就不容易了。这种共生共赢的道理,正是我们今天市场经济所需要的法则,而要用好这条法则则需要下功夫。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个故事连同我对森林雪景的眷恋一块又说给了朋友,说给了孩子。

 雪的温馨让我激动不已的,应该说是那一次雪夜和在雪夜中结识的她。我们一起从电影院出来,雪静静的下着,谁也没有说话。快到她家了,我们一起停在路灯下,她手指了指路灯,我顺着她的手指向上看去,细细密密的雪花在桔黄色的灯光映衬下闪着晶莹的光,从天上直直地落下来,好象永远也落不完。看着看着,人与雪形成了一种互动,人象似在不停地迎着雪向上走,细雪落在脸上,凉凉的化成了水。一会我们身上就落上了一层雪。她看着我笑出了声,“喜欢吗?我觉得这样看雪别有一样的感受,你能感受到吗”?我点点头,“我想会的,我也喜欢这细细的雪”。“那有机会我们一起来看雪”? 我点点头,她转身快步跑回家去了。从那以后遇到落雪,我总喜欢到路灯下去看雪,去欣赏雪的舞姿,去品味雪的圣洁,去体会那份宁静,去从落雪的幻境中寻找全新的感觉。这几年城市美化了,开放式的园林给我看雪增加了情趣,趁着公园里的景观灯去看落雪,又是一番景致,只是我身边添了一位当年邀我看雪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