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下 酱  

2006-06-02 16:51:25|  分类: 山水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人爱吃酱,尤其是爱吃自家做的大酱。沾酱菜不仅是农家餐桌上的一道常菜,也作为东北的特色,随着大大小小的北方风味饭店,进了城,走到了全国各地。
    听孩子他姥姥说,一家下的酱一个味道,在一家人中,一人下酱一个味道,尽管同样的原料,同样的盐水比例,同样的工作程序,就是味道不一样,也真叫绝了。所以,下酱还真有个讲究,一般人不大敢照量。据说那年后院的一个老头下的酱,竟然奇臭无比,熏得满院子的人都直抱怨。
    他姥姥说,过去家在农村住的时候,下酱总是要请后村她二婶,她二婶下的酱味道好,是十里八里出了名的。他姥姥的妈也下过几回酱,家人都不爱吃,从那后干脆就不敢下酱了。年年到时候总是把所有的原材料准备好了,打发孩子去请她二婶。记得那是他姥姥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又到了一年一度下酱的季节。这天他姥姥的妈一早就开始张罗,把做酱的材料一样一样地准备好,等着女儿放学,好让女儿去请二婶过来下酱。傍晌午头,女儿回来了,妈让去请二婶,满心的不情愿,但又不好推托母亲,于是就壮着胆子说:不就是下酱吗,我就不服这个劲,我来下,看看能不能好吃。边说着,边撸胳膊挽袖子地动起手来。'看把你能耐的',母亲一边嘟哝着一边心甘情愿地给女儿打下手。七月里,酱发缸了,诱人的香味飘满了农家小院,第一次尝鲜,全家人都说好吃。就这么着,他姥姥从十来岁起就承担起家中下酱的"重任"了,一直到进了城,退了休。
    他姥姥说,做酱也真有个说道,有个节气。正月里把大豆烀烂了,再用刀剁或用扞面杖捣成泥,做成长方形的酱块子,用纸包了放在通风的地方发酵。待到六月,把发好的酱块子用清水洗干净,再用晾凉了的盐开水泻开,装入缸中。酱缸要放在阳光下,每天要用特制的酱耙子打几次耙,耙打得越勤,酱就发得越好。
还记得在老地委统子房住的时候,他姥姥下的酱左邻右舍都来要,有的大人不好意思张口,就打发孩子来,或是打着孩子馋酱的旗号来要,更有不客气的,嫌茶缸子、大罐头瓶子装得太少,干脆抱着坛子来满满装上一坛子,回去吃上个十天半拉月的。这么一来二去的,街坊邻居和单位的同事都知道他姥姥的酱做得好。他姥姥下酱也一年比一年多,酱缸就放在走廊里,谁家愿意吃就随意去取,他姥姥也是左一瓶右一罐地给同事带,吃酱的也不说谢,顶多见了面说上一句'你们家的酱真好吃'他姥姥就会从心里往外地高兴。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