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寄往天堂的信(原)  

2007-01-23 13:05:10|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寄往天堂的信

 

 你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你在天堂还好吗?首先,我要为你祝福和祈祷。这么多年我一直就没有想到过你,不知怎么,昨夜梦里我象是被压得喘不过气,在拼命呼喊救命的时候,你伸手拉了我一把,模样仍然是三十几年前你走的时候的样子,一身黑色的工作服,一顶洗得发白的解放帽,胸前还戴着那枚有松枝的毛主席像章。我得救了,愣愣地看着你,刚说了一句“谢谢,怎么是你”,你就笑了一笑消失了。梦里我四处奔走,呼喊着你的名字。猛然醒来,觉得你的影像真的还是那么清晰,看看表只是凌晨两点,于是躺下接着睡,想追续刚才的梦境,可是竟然再也睡不着了。窗外下雨了,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往事又一幕一幕地浮现出来。

......你比我到连队晚了三个月,你们四个哈尔滨知青是一块来的,你我身材、个头都相仿,都是细高挑,而且是同姓,又分到一个宿舍,平常也常在一起互相交流开车修车的体会。外人常常说总是分不清那个是你哪个是我。

......记得你是好强的人,争强好胜,大小事情上都是不服软、不服输。别人会的你就要会,别人能做到的你也要做到,在暗地里你与每个知青都叫上了劲。刚下乡时,你身单力弱,连大箱板都抬不起来,所以你没事就打开车箱板练着抬上放下。发动车摇手柄摇不成圈,你干脆就把着连队的水井,谁来打水你就给摇辘轳。麻袋扛不动,你就天天跟着装卸工连装带卸,就是为了要挣口气,就是为了要干出个样来。工作上更是没说的,硬是要与别人骠着干。搞基建拉沙石,你就是要比别人多拉个一两车,上山拉木头,别人一车装十立方,你就敢装十二立方。记得连里搞节油竞赛,你听说40公里时速是解放车的经济速度,上鹤岗除了下坡滑行之外,你硬是坚持跑40公里车速,天天都是你最晚到家的。然而一个星期下来,你车的油耗并没有成为全连最低,那些比你跑得快的反而耗油比你省,于是乎你硬是找到节油标兵姜师傅问了个明白,回来就开始古捣车,又是一周的努力,你终于名列榜首,那个高兴劲,眼睛都看到天上去了。随着节油技术的普及,你的钻研劲头也高起来,争着要搞环氧树脂润滑剂、多极火花塞的改造尝试。

......还记得那两年上山拉木头,在山里一住就是几个月,条件非常艰苦大帐蓬里搭着大通铺,身下垫着厚厚的苇草,一个汽油桶改成的炉子,烧木头取暖,烧得时候油桶烧得通红通红的,离得近都烤脸,离得远能稍感热度,而脚下靠帐蓬边,都结冰,就得把大衣裹在脚下睡觉脚才不冷。工作一般是人歇车不歇,两人轮作,那你也要装得比别人多,跑得比别人快,经常是去队部看各车的运材记录,如果你领先了,少不了在人前显摆两句,如果排名靠后,你又会暗使劲,与排位在前的骠着劲地装车。印象最深的是一到装车的楞场,你要先挑木头,挑直溜的大小均乘的,装车时你要盘腿坐在驾驶室上指挥着工人这根木头放在左边,那根木头要放在中间的。你还真有点小性子,碰到不顺心,不高兴的事,脸就拉下来了,嘴都噘着,话也少了,脾气也酸了,然而转过脸来,背后下的功夫,使得劲就更多了。正是因为你的这股劲,连队里的老职工没有一个说不字的。要谈起仁义,老职工那可是铭记在心。年年秋冬之际,老职工家拉烧火柴,都希望用你车,你不仅帮着装卸不辞辛苦,而且从不吃老职工家的饭,老职工也总想找机会好好感谢你,到了过年过节或是礼拜天,不是上宿舍来请,就是打发孩子来找,知青们都羡慕你的好人缘。

......可惜我们相处仅有两年的时光,然而,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还是你走前的那天晚上。那是我唯一没有上山拉木头的冬天,前一天你从山上回来,说是山上拖车的牵引杆都坏了,要带上一根新的,车门子有毛病要修一下。记得那天晚上我也加班修车,我离开的时候,看到车间还有灯亮着,就走过去,见你还在修车,明天要上山里有很远的山路要走,我劝你早些休息。你说这两天左边车门子常常动不动自己就开了,怎么修也不见好,我帮你出了几招也不灵,你让我先回宿舍,自己再琢磨一会,我劝你别搞得太晚,你回答说,没事,你先走吧。这竟然就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说的最后的话。第二天,你们起早出发了,然而就是因为这个车门,在发生事故的一瞬间,把你先甩了出去,然后翻的车又重重地砸在了你的胸口,而留在车里的其他两人竟然毫发未损。大约在8点半左右,传来噩耗,我和其他人匆匆赶到现场,七手八脚抬起了车子把你从车下拖了出来,没有二话,我抱起你就往医院赶,可是跑到团医院时已没有抢救的余地了,我和同事给你擦净身子,我是流着泪帮你穿上衣服的,你父亲和哥哥是第三天急急忙忙赶到的,我也是第三天被指派上车接替你拉木头,所以没能送你上路,只知道那天雪下得很大......

  如今一晃已是三十五年了,咱这帮知青都走了,车队也早就黄了,团部也变得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小城镇了,只是车队的老同志们还时不常地谈论起你,那份惋惜、那份怀恋让人们唏嘘不已......

  今夜你走进我的梦中,让我不禁想起了咱们两年相处的点点滴滴,想起了那两年难忘的兄弟情谊,不觉泪流满面。披衣伏案给你写下这封信,寄托对你的哀思,也算是一种缅怀吧,不知你可否收到?

 

 

 

 

 

 

                     

  评论这张
 
阅读(992)| 评论(3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