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脱  坯(原创)  

2008-06-14 10:58:34|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刚下乡那阵子,东北人好琢磨个四六句,什么“四大高”、“四大黑”、“四大细”、“四大绿”等等,后来是北京青年加入进来,不仅增加了内容,也提高了品味。那些四六句编得是有荤有素雅俗共赏,在那个年代说出来也有一些娱乐的作用,当然是上不了大雅之堂的。其中有“四大累”经过修改变成了“喂大嘴、抹大墙、和大泥、脱大坯”。

刚下乡那阵,新建连队因为运输不便加上砖瓦生产供应不足,一般都是先盖土坯房解决过冬问题,等转过年有条件了再盖砖瓦房上上档次。那时候有不少五十年代盖的土坯房子还住着,但大多已经不行了,有的房梁下塌还用柱子顶着山墙,人们形象地把那种房子称为“弯着腰,拄着棍,披头散发流眼泪”。建造土坯房子当然首先就要自制土坯了,一块土坯有两块红砖宽的宽度,一块半红砖的长度,是用土和草混合做成的,当地俗称脱坯。脱坯取土和泥是第一道工序,和泥讲究沾烂,加入铡好的二三寸长的麦秸,用二齿钩子反复地翻倒,很多老职工干脆光着脚到泥里一顿踩踏,说是这么和泥效果好。泥和好了,就用坯模子一块一块地脱出来。脱坯先是用手抓泥把四个角摁实了,再捋出四边,沾水磨光上面,抬起坯模子,一块四方见棱见角的坯就算做成了。经过晒干,就可以用来砌墙了。脱坯这活说起来简单,要做起来可不容易,虽然是最简单的劳动,但和泥、脱坯子这两档子活东北人把它归入了“四大累”,其劳动的强度就可见一斑了。知青都没干过脱坯这活,最初都是满不在乎跃跃欲试,一天任务脱坯二百块,觉得象玩似的,一旦干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老职工总是让你抻悠着点,老职工脱坯那是不温不火、不紧不慢,质量没说的。知青那管那个事,就图个痛快,上来一阵猛劲取土、挑水、和泥,泥没有和完劲就用完了,接下来一块一块地脱坯也就没多大劲了。

第一天下来,能吃能笑的,等到第二天早上都没了精神,胳膊疼、腰疼、腿也疼、手还疼,弯不下腰、使不上劲、蹲不下,即使蹲下又站不起来,那个滋味真是难受。第二、三天是最难受的。三天以后身体适应了一点,手不行了,十个指头都渗出了血,钻心的疼,而且无法愈合,那也得咬牙坚持完成。那时人人都是十个指头鲜血淋淋的插在泥水里,手插进泥里一次就会痛得一裂嘴,直到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工作的速度才能快一点,说来也怪就这么干竟然没有一个感染上破伤风病的。那时脱坯还有一苦,就是对付东北“三大咬”蚊子、瞎蠓(牛虻)和小咬(一种咬人的小飞虫)。我们脱坯正赶上热天,为图个凉快,早上三点来钟就起来干活了,正是“小咬”最多的时候,这边满手的泥水,还要不时挥手抹或是驱赶盯在脸上、脖子和手臂上的小咬,后来青年们出来干活基本就没有穿短袖衣衫的了。当然,日晒也不好受,一个月下来,不论男女都晒得黑亮黑亮的,那时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口号就是黑板报上边的那句“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了,人家老职工能干的活,咱知青差啥?后来知青反应还是很快,改变生产关系结构,从一个人单干变成两个人互助,取土、挑水、和泥一块干,然后就把和好的泥用叉子挑着,按一块坯的用量一堆堆地排好,再两人同时进行,效率很快就上来了。其实等我们把两手老茧磨出来的时候,农场也再就没有脱坯盖房子的事了。但从实践中,我还真就体会到了为什么东北人把脱坯列进了“四大累”。

  评论这张
 
阅读(1267)| 评论(2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