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小镰刀的神话”  

2008-06-22 07:27:27|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麦收开始不久就遇到了雨水,一连十几天的中到大雨把麦地浸得透透的,大部分地块都让雨水给泡上了。自动收割机干脆下不了地,老式的牵引收割机下地以后,三四台链轨拖拉机都拉不动,还把麦地压出半米多深的坑。季节不等人,兵团党委下达了全员上阵收割小麦的通知,并且提出了一条响亮的也是荒谬的口号叫做“小镰刀战胜机械化”。谁都知道那是个神话,但小麦泡在水里收不回来,还是让我们这些兵团战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割麦子成了不允许你拖延的当务之急,于是,全团总动员包括机关和工副业连队在内,全部上阵收割小麦。那时对于刚刚成立的建设兵团而言,小麦意味着一半以上的收成和全部的口粮,当时兵团也只种小麦大豆两种主要作物,各连队为了自己的需要也零零星星地种点玉米和谷子,所以那时的麦地都很大,百十号人两三天也收割不完一块地。

一双高腰的解放鞋,要把鞋带围着脚脖子系得紧紧的,否则在泥水里会陷下去丢了鞋子。一顶草帽和个军用水壶。每天早晨不到四点钟就下地了,当时提出“早上三点半,地里三饨饭,晚上看不见”。一但到了麦地也用不着划分任务,见到麦子你割就行了。脚在泥水里一泡就是一天,只有休息的时候才能脱下鞋晾晾脚小小地舒服一下。年青人干活汗出得多往往水就喝得就多,带的那壶水一会就喝光了,虽然有送开水的车,可是在地头离得很远,谁也不愿意再趟水回到地头,于是渴了就截下一根麦杆选择地里比较干净一点的水吸上几口,不大干净的就把军帽放到水里让水慢慢地渗过两层布就算是过滤了,再隔着两层布吸上几口。一开始由于出汗快,喝这种不干净的水还没有感觉,过了几天,体质弱的就开始泻肚子了。碰上离玉米地近的麦地,可以去砍几根玉米杆,去了皮咂出汁水来解渴,那时觉得玉米杆汁竟然是相当的甜了。休息或是歇晌吃午饭晚饭也不可能回到地头,派几个人去帮大伙把饭领回来,各连队和机关的饭都不一样,特别是老职工都会专门带几个菜带一小壶酒,大家掺和在一起吃饭,饶有兴致。在地上罗着放几麦子,坐下来边吃边唠喀,可不能坐得太久,坐得时间一长水就渗上来了。那时割麦子用的是人海战术,有点象打仗,这块地割完了那边有人一喊上几号地,这些人都不是本连的,所以听说转移就开始到处找那个地块。找到了地块你就干活,见到麦子你就收割,就这么一干就是一个月,好歹把全团的麦子都收割完了。于是又奉命去支援其他团的麦收,今天去一个团,明天又去另一个团。记得最清楚的是最后一天是几个团的人都集中到当时的14团,就是现在的共青农场,当时还专门组织了一次飞刀割麦比赛,最后谁是胜者没有心思知道,反正割到最后麦穗上麦粒已经剩的不多了,镰刀一动反而把剩下的麦粒都震落到了地上,有的麦粒已经在麦穗上发了芽,在没有割倒的麦穗上点上了绿色。

其实,机务人员也没闲着,他们给拖拉机和收割机设计制作了木鞋,就是把一米多长的木方固定在拖拉机的链轨上和收割机的车轮上,从而增大了机车的受力面积,车就不往下陷了,当然就可以下地作业了。当收割机从我们割麦子的人身边经过的时候,挥舞镰刀的手都停下来了,其实如果不是收割机械的加入,这麦子还不知道要割到“猴年马月”呢。所以,那个关于小镰刀的神话,并没有演绎多久,就让兵团的“首长”认识到了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离开机械化是不行的。而给知青的感慨和体会则是如何去当一个职业的农民。这就是1969年兵团的那次麦收,后来私下总结一下就是:割了一个月的麦子,是吃了一个月的包子,穿了一个月的湿鞋子,因饮水不洁弄坏了不少人的肚子,最后还是没有胜过收割机的轮子。甭管怎么说,下乡有过那个经历也象是经历过了三大战役一样,自我感觉还不错。

 

 

        2008622

  评论这张
 
阅读(999)|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