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拉 石 头(原创)  

2008-06-26 14:07:33|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最初那几年基建任务重,上山拉石头、拉木头是经常的事。特别是到了夏天,拉石头几乎要干两三个月,一天两趟,是到相邻农场的山上去拉。我们农场因为没有山,就与友邻农场协调,建了一个采石场,工程连去人建了一个临时的工房,十几个人专门开山放炮打石头,请个老同志平时里外照看。老同志叫何三,原是车队的司机,因为一次出车前检查不善,车前轮在行进中突然脱离了,行话叫摔饼子。飞转的车轮把在路边行走的妇女撞死,他也因此被判了个缓刑。没脸在车队呆了,就要求到山上给打石头的看堆。何三养了一条大狼狗,训得不错,就凭着这一人一狗,何三在山上过得还是轻松自在,我们去拉石头赶上歇晌,就到工房里说说话,也想逗逗何三的那条狗。

开山放炮,一般是一天两炮,中午和傍晚各放一炮不耽误装车。我们那时候主要是拉大块石头,回来做房子的地基。那时盖房子质量可不含糊,一晃40年了,那时盖的房子尽管后来有很多闲置的,但任凭风吹雨打的没有一个倒塌的,直到现在很多老职工住的房子、以及当年盖的农场供销社、机关办公室等等还都好好地,只是样子过时了。

上山的路40多公里,要经过鸭蛋河,河上那座桥名字叫《三八桥》,相传是为了纪念修桥时献身的几位女知青。鸭蛋河水很清,我们一般第二趟上山是吃了中午饭就走,专门到鸭蛋河去洗个澡晒晒太阳,到下午两点来钟再上山,常常是把车也开到桥下,先刷车,再洗澡。上山的路难走费车,老司机都不愿意拉石头,我们几个知青因为中间有这条河,都争着拉石头。当时顾忌不多,洗澡都脱得赤裸裸的,有的甚至把要洗的衣服也带来,洗了以后挂在车箱的铁架子上,车跑起来连吹带晒,到了石场,衣服也就干了。在五六月份荒地里的野花开放的季节,走山路不仅心情好也会有意外收获,那次拉石头正好遇到野鸭妈妈带着一群小鸭过路,停下车冲上去和徒弟一下抓了四只小鸭子,回来放到纸箱子里,让女青年看到就要去了,过了几天再去问,跑得一只都不剩了,当然不排除是人为的放生了。

记得那是19706月的一天下午,我们在石场等候装车,离我们石场不远是青年农场的采石场,一辆胶轮拖拉机带着两个拖车拉石头,为了防止重车下滑,事先要用石头把拖车后轮掩阻住,谁知装满了两个拖车,胶轮车竟然拉不动,于是要先拉一个拖车再拉另一个,到了平道上再把两个拖车连接到一起,事故也就在这时发生了。按操作规程,在分离第一二两节拖车时,必须把第一个拖车后轮掩住,之后才能摘下两个拖车中间接的链接铁销,可是司机并没有下车,而是让装车的小青年去摘下拖车的连接铁销。小青年哪里知道危险的存在,直接就到两个拖车中间去拔铁销,就在这时胶轮车的离合器动了一下,车向上一窜又滑了回来,这一窜一滑让前后两拖车撞到了一起,正好撞在了在两车中间摘铁销的青年头部,连呼喊都没有听到,血浆飞喷而出,大家七手八脚地推开拖车,把人拖出来抱着就往我们这边跑,让我们给送往医院。我的车在排在最前边,见此情景我二话没说迅速打开车门把伤员抱进了驾驶室,顾不了道路的颠簸,开车一路狂奔,赶到农场医院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那十来个装石头的青年眼睛都红了,回去把开胶轮车的司机狠狠地揍了一顿。那个青年是谁后来我也不知道,只听说是个上海青年。在去医院的路上,他的头斜靠在我的身上,鲜红的血浆流在了我的衣服上......

现在虽然时隔多年,可我总是觉得那飞溅的血浆仍然还在我的身上,记忆中的一切恍如昨日,每当我疲惫不堪时,我都会突然想起那飞溅的、鲜红的血浆,让我感觉到沉重,让我无法停下脚步,让我振作,为了死去的战友,我有责任去努力地工作和生活!

 

 

                           

           200857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