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挑 煤(原创)  

2008-07-04 17:08:06|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年调到农场机关工作以后,什么活都干过,象修水利刨冻土方,铲地,割大豆,收玉米,到砖瓦厂挑砖出窑等等,算来干得最重的活要算挑煤了。

农场生产、生活和取暖用煤 ,除了汽车运输以外,就是水运了。我们农场在黑龙江边,为了节约运输成本,往往是在佳木斯装船,经松花江到黑龙江再逆流而上到农场码头。当时农场穷得连卷扬机都没有,一船几千吨煤,全靠人力卸下船。一到卸煤军务股的人就神气起来,他们只管把机关以及各连队卸煤的人数、时间安排好在家组织落实就行了,其他部门和人员无一例外都得上船挑煤。几千吨的驳船吃水较深,一般停在离岸边十米之外,加上黑龙江江岸很高有十多米,从船到岸上要搭出三、四级跳板,步步上坡才能把煤运送到岸边的煤堆之上,在水中至少也得有两极跳板。扁担和土篮子是主要工具由各单位自行解决,你要带的就是一身的气力。装煤的土篮子也有说道,不仅大小不一,深浅也不相同。最初谁也不在意,拿了就走,后来有心眼的就挑那些小一点、浅一点的。当然,后来还是把那些小的、浅的土篮子都让给了女生,因为男士用小的肯定要被人笑话,有点血性的年轻人这个面子当然是不能丢的。我们在机关的年轻人当然都属于那种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专门挑选那种最大最深的土篮子用,一挑一百来斤重,干一次八个多小时,第二天肩膀就疼得不敢再碰了。总有那么几个“坏小子”故意和你套近乎,一边装模作样和你说着话一边冷不防在你肩膀上使劲拍一下就跑,疼得你哇呀叫出了声,他在一边笑个不停。

我赶上的那几次挑煤都是晚上,挑煤的场面十分壮观,灯火通明的江边,上下的人流不会间断,象是流动的小河。绑在电杆上的四个高音喇叭,不停地播送那些雄壮的革命歌曲,不时地播报投送的诗歌和表扬稿件,不停煽动着已经十分热烈的情绪。起初几趟走江中的跳板还比较小心,不仅因为它窄和软走在上面上下直,而且离江面有十多米高,女士们都不太敢迈步,每次挑煤也都有不慎到江里的,好在江水不深,站起来走上岸就行了。走个几趟心里就有底了,自然也就不怕了,后来就相互比着干,看谁挑的多,挑着担子脚下生风一路的小跑。当时机关这帮小青年挑煤都流行一句话“带拍的”,就是装满了拍实了再装冒尖,装煤的只要听你说“带拍的”这仨字,保证给你往死里装。那谁还在乎多装这一点份量,直起腰板腾腾就跑。最初是十几个人的竞赛,一会就把整个场面带起来。现在的人肯定会问,在那种状况下你们都想些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想,就图个畅快淋漓地干活,干完了痛痛快快地洗澡,洗完了澡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那个时候说什么理想啊、觉悟啊、人生啊、表扬啊,都没有了任何意义。回忆起来当时的那个场面、那个滋味,记得起,说不出,给我留下的只剩下工作服肩膀上那个无法缝补的大洞,那还一直就舍不得扔呢。直到进城以后,确实觉得没有机会再穿了,才撕开做了抹布。

今天再说起那个场面和那个时候人的精神状态,几乎成了天方夜谭,或许它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但它会确确实实地刻在这片黑土地上,刻在每个知青的心里。

 

 

 

               200858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