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生命的问责(原创)  

2009-09-13 21:45:55|  分类: 说长道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问责(原创) - 佳朋之月 - 佳朋之月

 

 

 

生命的问责

 

今天我看到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远去了,他才十六岁,然毅然从六层楼上跳下来,临走之前他给同学们群发了一则短信“今天我要结束所有的烦脑,请祝福我吧!也祝福你们。”同学们感觉不妙立即报了警,就在同学与警察赶到住地不到五分钟,他落下来,让同学和警察目睹了他那恢宏的一跃……

据老师说,曾在一个月以前就给家长发出了信号,说这个孩子有轻生的倾向,要求家长注意;还听说这个孩子多次在同学们中流露出厌世轻生的叹息,同学也曾多次劝说;据说孩子的父母得知老师的通报并没有当回事情,依然我行我素,赶到医院还不住地埋怨孩子任性;据说孩子的亲友在悲痛时说得最多的话是“这孩子怎么那么傻,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想不开啊……”

警察勘查事发现场之后透露,孩子住室十分零乱,洗手水池中堆满了沾满了油渍的盘子和碗筷,孩子睡觉的小床气味极大,被褥脏得不见了本色,胡乱地卷在床上,一只还剩下一点点酒的啤酒瓶还可以证明是孩子刚刚用过的唯一午餐,孩子的手机放在桌上,留下了给父母的歉意。显然孩子对这个世界,这个家庭,这个学校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眷恋,借着酒力走的是那么义无反顾。

这个生命之星的陨落是因为孩子想不开吗?是孩子自己不想活了吗?孩子是不是像他父母哭述时说的太傻?从亲人同学的哭泣和叹息声中,我想到了一份责任,是谁应该为孩子的生命负责?当然我并不想去追究哪一个人的责任。

从事件发生的那一刻向前推算,我们知道了一个月以前老师发出的那个重要的信号,由此来看责任不在老师不在学校,而应当在家长了。家长未尽引导看护的责任,看来对孩子的死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了。然而,孩子从选择轻生到实施轻生,有一个很长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家庭、学校、乃至社会为孩子创造的留恋越多,孩子轻生的可能就越小,但是,从已知的事实可以看出,孩子走的毅然决然,并没有什么牵挂使他放不下。那么让人不禁要问:我们的家庭、学校和社会为这个孩子做了什么而使孩子执着地选择了轻生呢?

也许用排除法可以把责任分清,一盘人都会说在同样的社会和学校的环境中,绝大多数孩子并没有选择轻生,由此就可以把学校与社会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但是,对于一个鲜活的生命而言,他的离去必然是一个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家庭的责任固然不可推卸,但无论是家庭、学校还是社会,三人方面有一方能创造出足以让孩子留恋的心结点,孩子就可能放弃轻生的念头而改用其他的方式来排解自己的情绪。比如:对家庭不满可能离家出走,对学校不满可能辍学,对社会不满可能选择逃避,没有必要或是可能去选择结束生命。如今社会用不着出声就可以免责,学校也相当聪明用老师一个月前发出过通报而推净责任,家长也在推责,埋怨孩子心思太窄,或是相互埋怨对方没有尽责,看来谁也不想承担对这个年轻生命的责任了。

据有关人士披露,我国每年自杀人数可达40到60万人,其中15到24岁的青少年占四分之一以上,也就是说每年将有10至15万青少年用自杀的方式离我们而去。有6—13%的青少年在这一时期至少尝试过一次自杀,女孩尝试自杀的人数是男孩的两倍,而男孩自杀的成功率却是女孩的四倍。面对每年都在发生的、如此众多的、年轻的生命的离去,我们推卸责任还有任何意义吗?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学校还能说自己没有责任吗?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仅要知道自己的责任,而且必须自觉地承担起这份拯救生命的责任,全力去发现、全力去挽救那些有轻生念头的鲜嫩的生命,因为它直接关系着我们的命运和未来!

 

                                 2009.08.13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