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有感于逸卿罢宴(原创)  

2010-04-30 19:45:27|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于逸卿罢宴(原创) - 佳朋之月 - 佳朋之月 

 

 

有感于逸卿罢宴

 

初识逸卿,感觉他是位文弱书生,而他在下乡和返城之后都成就了一番不同凡响的作为,所以他几次回访农场,农场的头儿们自然是远接近送前呼后拥的。然而,就在不久前发生了一起令人伤感的事情,使这位文弱书生一下子变成了铮铮汉子。四十多名知青回访农场要走车票买不到,吃住无人问,走不成留也不成,进退两难,知青们含着泪发誓,以后再也不来了。原因是他们都是穷知青,在城里一文不名,尽管早就想回第二故乡看看,但因生活拮据久久难以成行,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千里迢迢回到了农场,可惜今天的农场已经是物是人非,想见的人多已不在,想看的景物也是多已无存,面对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他们心里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在屡遭冷遇之后,他们忍住的泪也太多太多,他们毕竟把生命中最美的一段青春献给了这块土地,而他们恰恰又是知青中比例最大的那部分的代表。

正在农场的逸卿听闻此事,真没给农场领导面子,断然拒绝了农场领导的宴请,并要求把宴请自己的钱先付给饭店,他召集来留在农场的知青和老军垦战友共叙当年。听逸卿兄说,还是当年熟悉的大锅菜,还是那熟悉的大碗酒,还是当年那样大嗓门,还是当年那样的热血豪情。一双双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久久放不开,一句句滚烫的话说也说不完,一行行的热泪止也止不住,都在说当年和现在的知青,都在说当年和现在的农场。对知青而言,这也许是最后一次酣畅淋漓的酒,也许是最后一次如此掏心掏肺的谈话,也许是最后一次寄满了牵挂的告别聚会,然而这个机会则来自那个仍然有着一身傲骨的逸卿,让人不禁要呼出声来——壮哉逸卿!

在感佩逸卿兄这一壮举之时,也自然有了一些联想。这些年知青回访遭遇尴尬的事情屡有发生,特别是那些小规模结伴而行的知青们,农场官方一般是不予理睬的。而积极出资捐助那些病困老职工和留在农场的知青以及他们的子女,积极关注农场的发展建设却成为回访知青的共同行动,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圆自己多年的梦想,了却自己生命中那段知青情结。可是,北大荒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北大荒了,知青离去的三十多年了,北大荒已经闯过了那破茧的阵痛,进入了全新的发展时期,垦区人民思想观念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当今垦区人的思想更现实,更接近于科学发展,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只是了解一些当年军垦时代,说得最多的则是北大荒精神,他们最需要的是投资而不是施舍。面对新的垦区和新的垦区精神,就知青而言倒是应该更新观念了:其一,你应当尊重现在垦区人的情感和选择,不要沉醉于过去的回忆之中,你们一次又一次地去怀旧,只能抚慰自己过去的情怀,而现在的农场人并不需要这些,他们更需要的是未来。其二,不要过高地估价知青时代的功绩,对于现在的农场人来说,你知青过去吃过的苦出过的力对于今后的发展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如果当年你们能为今天保留一片荒原的话,也许能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其三,知青要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青毕竟是过去时的符号,带着知青符号进入新时代知青们,而今没有谁会因为你是知青而高看你一眼,要么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而登高引潮,要么你就混迹于大潮之中而随波逐流,要么你就沉没于大潮之底与世无争。而今要炒知青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包括那些修建知青纪念碑或知青陵园的,他们从来就没有考虑以服务知青为本意。所以,如今当你回到第二故乡的时候,你最多不过是一个普通旅游者,你的情感和作为,对农场人而言最多也不过是在笑谈之时可能说上一个的话题罢了,你不要指望得到更多的什么,你若有指望的话,还是挺直你的腰杆去面对自己的今天和未来吧,这里我想说保重知青朋友,更多地珍惜还属于我们自己的时光吧。

 

 

 

                   2010年3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