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500元——考量师德底线(原创)  

2010-09-19 21:00:13|  分类: 说长道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叫葛永秀,藏族,今年45岁。四川地震灾区金川县杨天希望小学代课老师。

从每月8.50元工资到现在每月500元她奋斗了27年,不久前根据政策她被清退了。

 

500元——考量师德底线

 

近些日子中央媒体说过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教师节=送礼节。并做了一些社会调查,结果显示:群众感觉给老师送礼100500元之间可以接受!

当下送礼已经司空见惯,几乎成为了办各种事情的一个潜规则,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去送礼,人们已经习以为常,感觉是应该的,只是考量办事成本,送多大的礼心里可以平衡;或是考虑长期共关利益的需要,每次送多大的礼心里可以平衡罢了。那么教师的身价仅值500元吗?显然不是,那为什么群众会认为送500元可以接受呢?这还真应该考察一番呢。

古时候教师是受学生供养的,富家请老师培养儿女,除了吃住全管之外,还要付给报酬。而老师的地位是争来的,一方面表现在教书育人的效果上,一方面还要力争待遇。老师与雇主斗法,常常带有民间故事的色彩。从学馆私塾再到最初的学堂,老师的饮食是由学生带来的,老师的薪酬是由学生家长凑集的,那时老师常被称为穷先生。这个穷根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落下的,不知是因为老师普遍收入不高,还是因为老师不敢收入太高,或是因为百姓感觉老师不能收入太高的原因而造成的呢?

老师工作的成果不像商品,它是一种需要长期而缓释显现的,并且必须有学生的配合。莘莘学子成才者毕竟是少数,而面对成才者人们往往又看不到光环背后的老师,常常把功劳记在了学生自身,记在了家长身上。《三字经》就有“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昔孟母,择临处,子不学,断机杼;燕山,有奇方,养五子,名具扬。”这里哪里还有老师功劳可言?只有懈怠之过,而无授业之功,教好了是应该的,教不好就要请你走人了。

历史进入了新时代,老师的地位有了提高。工资国家支付,福利待遇也有显著改善。国家专门设立了“教师节”,尊师重教成为了基本国策,本不应该有所谓500元认可的评价。可惜高考成了评价教育效果的标准,百姓望子成龙是成就了师德降低的局面。从小学到高考12年树人就能看到效果,家长岂有不全力以赴之理。于是学费多少都肯拿,而礼金却不肯涨,是啊在人们心目中,老师一直是奉献者,给奉献者送礼,自然标准就不能太高,这其中包含了对老师的一分尊重和一份企盼,那是因为人们还没有把老师与贪官画上等号。人们把给老师送礼当成是对朋友的一种感谢,朋友之交确实用不得重礼,而对贪官施以重金买的是他的人格,所以别看送得礼重,但打骨子里对他们只有轻贱和鄙视。

而今社会上把老师列入“四大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高考制度让老师发达起来,特别是初、高中老师更是倍受青睐,本来这是尊师重教的好机会,但其中一些脑子活泛的则是生财有道:课内敷衍,课外办班;因为学生折腾家长。于是这钱自然就来了,用不了三年五载的,房子也换了,车子也开上了,生活滋润了,该办的事情也都办完了。他们把自己的知识不断地转化为财富,同时也将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金钱。

那么,老师该不该富起来呢?这个问题毋庸置疑,既然教育兴邦已经定为国策,国家就应当千方百计地提高和保障教师待遇,教师待遇足以让人眼热心动了,老师也就无需以德换钱了,这样我们的下一代才会有希望,祖国的未来才会有希望。让老师自己去解决小康问题,不仅会毁了教育,也将毁了未来。

而今,教师与医生两个直接关系人的生命前途的行业都出现了腐败,这不能不说是职业道德水准的下滑,而人们敢于直言说出500元认可的标准,应当作为一条道德底线了。别辜负了人民的信任和期待,让医生和教师这两个行业重新神圣起来吧!

 

 

2010919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