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又见槐花香  

2011-09-03 22:10:53|  分类: 心路体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槐花香 - 佳朋之月 - 佳朋之月

 

 

又见槐花香 

 

大姐家要动迁过去帮帮忙,闲下来在晾台上喝口茶。一阵阵淡淡的清香从纱窗外飘进来,感觉这个味道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于是问大姐。大姐过来打开纱窗,用手指着不远处的两棵大树:“呐,就是那两棵槐树,现在正是开花的季节,香气传得很远的。”顺着大姐手指的方向望去,两棵大树树冠如云,长得蓊蓊郁郁的,串串白色的花在摇动的枝头上隐约可见,像似一只只白鸽。大姐问我对槐花是否还有印象,我摇了摇头,大姐说:“那时你还小,当然记不得了,我感觉槐花是世界上最美的食品了。”

“五八年大炼钢铁那阵子,按上边政策规定妈带着我们俩回到了乡下,记得那时学校基本也不大上课,早上每人背上几块砖走十几里路送到镇上去建高炉,中午赶回来在大食堂吃饭,一人就是一个窝窝头。下午要去山里捡柴火,或是到村子里去收废铁,说是废铁,其实各家除了劳动工具之外其他任何铁器都在其中,就连饭锅都算废铁上交了。不过到了晚上地里一片土高炉都点上了火炼铁,那个景象也非常壮观,我们学生没事也跟着大人在高炉边递柴火看热闹。后来因为柴火的温度不够,把废铁炼成了一个个铁砣砣,哪里也不要,只好扔在地头上。”

“那时最大的感觉就是饿,一天三顿都在大食堂吃,早上大人小孩都是一碗稀粥,中午晚上每人只有一个窝头或是一个玉米饼子,饿得没办法就多喝凉水。也不知怎的,那时闹肚子的人很少,到晚上听得到自己和人家肚子饿得咕咕直响。记得非常清楚的是食堂腌的那几萝咸萝卜干,白天就放在厨房门口柴垛上晒,我们学生饿了就这个去偷偷抓一把,那个去偷偷抓一把,回来分给同学就着凉水吃,也不知怎得感觉真香啊!后来咸菜被我们吃没了,做饭师傅向村长报告要好好查一查,究竟是谁偷的。老村长说:查什么查,你能把人家肚子填饱了,谁还吃你的咸菜啊,以后别瞎吵吵。那时食物成了人们的第一需要,上山捡柴,同学们都会顺手剥一条树皮或是捋一把树叶直接塞进嘴里,小一点的树一般都活不下来,人人脸上都泛着菜色很少光鲜。”

“过了年,农村不让再炼钢铁了,又遇到了荒年,秋里发的口粮不仔细吃,接不上新粮下来。野菜都要抢着去挖,分的地瓜干虽然都发了霉,也照样剩不下。妈那时最有办法,不仅野菜认得种类多,对各种树叶、各季开的花都尝过不少,最早杨树开花,象一条条毛毛虫,落下来我们就捡回家,妈将它洗干净剁一剁,加点盐和葱包包子。最好吃的还是这槐花包子,清香中还带一点甜味。槐花开的时候,家家都去采撷,特别是还没有开的花骨朵,嫩嫩的甜甜的,生吃、熟吃都好吃,那时野菜野花不知救了多少人的命。后来生活好了,槐花仍是咱家的桌上菜,最棒的就是槐花拌凉粉,清鲜爽滑,让人想忘也忘不掉,可惜很久没有吃到槐花了。”

“如今城市农村都在变,这日子已经不知比过去好了多少倍,人们从审美和实用的角度将槐树排挤出了视野,随着这片高楼的崛起,这两棵槐树也要不知去向,也许今年是她最后一次开花了。”

月亮升起来了,我向着朦胧中的老槐树不禁多看了一眼,深深地呼吸着她飘过来的淡淡的清香,重新将她从记忆中唤醒……

 

 

 

                                                  2011625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