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佳朋之月

一个临街的茶馆,能给朋友淡淡的茶香。一个临水的小筑,能给朋友一扇看看风景的窗。

 
 
 

日志

 
 

香 瓜 (原创)  

2011-10-27 12:37:44|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  瓜 (原创) - 佳朋之月 - 佳朋之月

 

 

    

入夏又闻到了瓜香。

下乡前在城里吃过香瓜,上海人叫黄金瓜大都是黄绿相间的模样,那时只能是尝,还不能放开来吃,因为口袋里没有钱,一般家庭也不会特意去买瓜当水果吃,感觉它“地位”太低不屑一顾。

到东北才知道香瓜的品种之多,口味之好,魅力之大。我是下乡第二年才吃到香瓜的,那时在北方香瓜是主要水果了,当然也是重要经济作物,农业连队种香瓜主要是为了抓几个零花钱,手头儿活一点。香瓜熟了摘下来装上牛车,边走边卖,先在本连队转上一圈,然后赶着车往团部走,路过一个连队就吆喝一阵子,听到吆喝声就会有人出来打招呼。就在大路边上,围着瓜车一边挑着瓜,一边唠着闲嗑,挑挑拣拣的,问这问那的。那时香瓜的价格是连队自己定好的,没有还价,一斤毛八分的,而且是先尝后买,车把式给你挑两个瓜你先尝尝,不甜你可以转身就走,甜了你可以称上几斤。老职工一般极少买瓜,大都是因为收入和家庭人口问题,知青不会错过这种解馋的机会,围着瓜车自己挑着尝。挑出一个用手在瓜皮上擦摸几下,算是干净了,然后举手一拍,“叭”地一声清脆的破裂,马上就勾起了兴奋,双手掰开来,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那香味深深地印在了记忆里,随之口中水分也一下子多起来了,咬下一口喀嚓喀嚓地嚼着,香甜爽脆的滋味一时淡化了所有的苦涩。后来听到瓜车来了,十几个知青会围上就吃,吃完了让车老板当场指定付钱的人,其他的人则一哄而散,被指定的人那就必须给钱,想赖账都不行,知青管这个办法叫“吃糊”。当然,我们离农业连队很远,虽没去过瓜地,却也没少听人家说偷瓜的传奇故事,心里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记得第一次放开肚子吃瓜,是那年夏天去山里运木材。那天歇班遇上了卖香瓜的,就与同事俩人合伙买了十来斤,正好装满一水桶。没有刀削皮干脆拎着瓜到了黑龙江边,在清清的江水洗一洗,就开吃,瓜瓤瓜蒂直接甩到了江里,还引来了不少小鱼。没出半个小时一桶香瓜吃了个干干净净,拍着滚圆的肚子真叫一个畅快。那时仗着年轻体壮,再加上那句名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才敢放开了去吃。不料好景不长,到半夜肚子里一阵阵地绞痛,接着就不停地上厕所,最后拉得是筋疲力尽,走路都打晃,工作也耽误了。老职工说:自作自受了吧,看你们以后还敢贪嘴。从那以后真就不敢吃香瓜了,吃了马上就有反应,不论清洗得多干净都难以“幸免”,于是就尽力克制自己不去碰它。一下子过去三十多年,这个“惧瓜症”终于有了好转,但仍是不敢造次。

说到香瓜,还想起在农场收的那份“大礼”。机关菜地有个老王头,不知是经谁指点找到了我,说要把在某县医院的儿子调到身边来照顾他。理由充分,经过一番程序便发出了商调函。事情办得很顺利,没过多久王大夫就到团卫生队上班了,事情了结之后,很快也就将它淡忘了。那天老王头怯生生地敲开了办公室的门,窸窣从口袋摸出两个香瓜,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你看,给俺帮那么大的忙,也不知怎么感谢你,这是俺种的香瓜,给你尝尝。”看着老汉朴实的脸,听着老汉朴实的话,我心里一动。

夏季是北方最好的季节,瓜果蔬菜都下来了,价格很低,北方人形容价格叫“稀烂贱”的,着实给人一种满足的感觉。特别是成车叫卖的香瓜,散发出的清香老远就闻得到,淡淡的,甜甜的。

 

 

                    2011年8月2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